权少,一吻成瘾(亦辰)

第三百六十章: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亦辰 本章:第三百六十章:家

    司广川、七僧、文君来三人完全不明白阿风、白玄弋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遂问:“止疼药又如何?”

    白玄弋道:“止疼药是好东西啊,除了能阵痛,还能降低人身体对麻药的抵抗作用,换言之,就是降低神经的敏锐度。”

    这种东西,特工、杀手、雇佣兵以及特级特种兵都是不能使用的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湛可馨露出破绽的原因,因为那是属于她的禁药。

    但这段时间,不可用的药物,白玄弋怎么会放过?

    那么厉害,他一定会在这个女人身上实验不少东西,以观后效。

    司广川等三人恍然大悟,他们是在人间多年,几乎快忘了那是他们的禁药了。

    阿风道:“广川明天一早在医院隐蔽处撞上更清晰、摄像捕捉范围更广的监控,记住,一定要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时候,让人任何人看见这项任务都算失败。”

    司广川立马拉上七僧,“人不知鬼不觉,那这事儿我一个人完不成,得让七僧在监控室盯着人,确保确实只有我一只活物在。”

    七僧本想拒绝,但一想,这事还真得两个人完成。

    当即爽快答应:“行,记着欠我的,下次得还。”

    司广川斜眼飞去,“大男人,何必斤斤计较。”

    阿风与白玄弋打了个招呼,随后各自上车,驱车回去休息。

    *

    湛胤钒准备带安以夏回安家,给家里的礼物早就准备好了。

    安以夏一大早起来,穿戴整齐后又给儿子搭配好衣服。然而当她准备好早餐,去叫顾安星吃饭时,竟然发现小家伙自己搭配了一套。

    她给顾安星搭配的是浅色的衣服,白色毛衣、浅色外套,里衣是浅肤色的软和料子。

    全身上下,顾安星也就里衣没换,但是毛衣和外套、下装都换了。厚毛衣他自己拿了件浅灰色的,外套自己拿的是黑色羽绒服,裤子是加厚的同样的黑色裤子。拿在手上的手套、帽子也一律都是深灰色。

    安以夏站在顾安星门边,目光不解。

    “为什么穿了一身黑?冬天就应该穿亮色,乌漆嘛黑给你爸爸一样,你是小孩子,穿浅色才显得出活力。”

    顾安星摇头,“不要,我喜欢黑色。”

    安以夏张口:“……”

    想说的话卡在嘴边,没说出口。

    她不明白,小孩子怎么会喜欢黑色呢?黑色多压抑?

    她停顿片刻后,再次试图说服他:“你听我的没错,小孩子就应该穿浅色,青春活泼跟帅气,黑色太沉闷了。今天我们是去外婆家,要让大家都眼前一亮啊,是不是?”

    顾安星看着她,眼睛眨了两下,问:“妈咪,帅不?”

    安以夏点点头,顾安星立马摊手,“我穿什么都帅气十足,所以为什么要穿浅色?我喜欢黑色。”

    安以夏顿时满脸恶寒,这小家伙,跟他讲道理,他那是一套一套的。

    “行行行,你开心就好,快下楼吃东西了,吃完我们就去外婆家玩儿,你开心吗?”

    顾安星听着她这有点哄人的语气,忍不住拿小眼神儿飞了她眼,没有回话。

    安以夏看着小大人一般模样的顾安星淡定的从她跟前走过后,几分傻眼。

    她忍不住道:“诶,少爷,你没必要这个年纪就跟你爸爸一样吧?”

    顾安星回头,“妈咪,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安以夏瞪眼,“啊?爱呀,那肯定的爱。”

    顾安星蹦跳着下楼,进了餐厅。湛胤钒已经在桌子边坐下了,看儿子和安以夏前后进来。

    他道:“外面冷,穿厚点衣服。”

    安以夏点头,“嗯,都是拿的加厚。”

    安以夏在湛胤钒身边坐下,冲他笑,“湛胤钒,星子岛现在是不是也冷了?”

    湛胤钒微微一个停顿,随后道:“不会,那是热带,不会太冷。”

    安以夏点点头,“哦哦,可不可以在顾安星放假后,我们去岛上过寒假?江城太冷了。”

    因为她又感冒了,家里有暖气,但一出门就要命了,冷得不行。

    湛胤钒沉默片刻,看向安以夏,“岛上气候是好,但食物不多,吃住都不方便,带个孩子去就更不方便,还是等安星大一点后,再带去,你认为呢?”

    安以夏盯着湛胤钒看了数秒,随后点头,“好吧,听你的。”

    一家三口吃了早餐,准备出门,给安家带的礼物也都搬上了车。

    安以夏本想陪顾安星坐后座,但车门刚打开就被湛胤钒关上,随后她被推上前面。

    安以夏说:“让小孩子一个人坐后面,不太合适吧?”

    湛胤钒已经上了车,不以为然道:“怎么不合适?他将来长大自然有人陪在身边,你是我的人,就该陪着我。”

    安以夏觉得湛胤钒这话说得无比的对,一脸爱慕的看着湛胤钒。

    湛胤钒目前已经很坦然的能接受安以夏随时随地表露出对他的狂热爱恋,他心中当然是欢喜的,唯一让他不安的是担心她这样的狂热持续不长,担心她对他的感情太容易凉凉。

    车子到了安家外,安以夏在车上磨蹭着不下车,因为第一次见面,结束的时候太尴尬,竟然哭着跑了,都不知道家里人是怎么看她,怎么评价她的。

    因为前一次做得不够好,所以在湛胤钒每次提回安家的时候,她就装聋作哑,觉得丢脸啊。

    当时是感情堆积在那,哭啊闹啊都是情之所至。可现在回想起来,实在太幼稚,令她没脸见人啊。

    湛胤钒开了后备箱,把所有的东西搬下车。

    顾安星在父亲前后跳来跳去,想帮忙,小小人儿下车这么一会儿被风吹得小脸通红。

    安家人前后出来迎接,看湛胤钒一人拿太多东西实在不方便,立马上前帮忙。

    高月容道:“回自己家,还带这么多东西作什么呀?婳儿在吧?”

    湛胤钒看了眼车上,“在呢。”

    顾安星立马凑上前来说:“我去叫妈咪。”

    高月容看了眼车上,驾驶座确实坐了人。

    湛胤钒侧目,让儿子去拉安以夏下来,他当然知道安以夏磨蹭不下车的原因,只是没说破。

    湛胤钒和安家人搬着东西进去,特地嘱咐了别过去人,让安以夏自己进来,这是她自己家,让她自己适应,她会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再进来的。

    顾安星站在车门外跳呀跳,小脸儿上带着欢乐的笑。

    安以夏磨不过,只能下车。

    顾安星立马上前,一把抱住安以夏,他软乎乎的表白:“妈咪,刚才一下没见着你,我就特别想你了呢。”

    安以夏正愁要怎么面对安家人,身边这小肉团子的话瞬间令她跳出困扰,她忍俊不禁,当即把儿子抱起来。

    “小鬼,你现在是深谙哄老母亲开心之道啊。”

    亲了亲儿子的小脸儿,用额头蹭了蹭。儿子的小脸冰凉,安以夏忍不住捂了捂儿子的脸。

    顾安星穿太多,太厚,本来就有点重量,加上衣服穿太厚,太臃肿,实在抱不住,所以她把孩子放地上,随后两手捂着儿子的脸。

    “冷不冷?”

    顾安星摇头,“不冷,妈咪,我们进去吧,爸爸他们都走了,只有我们在这里,磨磨蹭蹭的。”

    安以夏原本还心疼儿子挨冻来着,竟然瞬间又听见这小家伙吐槽她磨蹭,一阵无奈上头,又是好笑。

    “行,行,现在进去好吧?”

    顾安星拉着安以夏的手,快步往屋里走。

    安以夏问:“你真不冷吗?怎么手也冰凉?”

    顾安星利落摇头,“不冷呀,妈咪你快来,别再磨蹭了。”

    安以夏无语,这要不是她已经确认是自己亲儿子了,她一定暗地里偷掐他,竟敢嫌弃她,哼!

    顾安星走在前面,安以夏几乎是被他拖着在走,沉重的迈动脚步。

    她站在安家大门前,忽然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来。

    梦中那个经常出现的画面很快闪现。

    陈旧的记忆画面里,夕阳下,一栋大房子里,几个小孩子在里面玩闹。忽然其中一个女孩子哭了起来,坐在一边哭。零碎的画面之后,孩子们跟着大人进了屋。

    安以夏的视线在进屋时结束,她很多次都想走进去看看。

    每次在梦境里,看到那座房子的时候,她内心都是温暖的。不论是在梦境里,还是醒来后回想,她都知道,梦里的房子,一定跟她有很深的关系。

    今天,此时站在安家大门外,那种熟悉的、吐口而出的感觉再次涌现。

    安以夏猛然间心底情绪翻涌,望着有些历史的墙垣,压制着心底的情绪,她深吸气。

    “妈咪。”

    顾安星好无奈的大声喊她,小家伙已经跑进了院里,回头看妈咪竟然没有跟进来,这立马又返回来,拖着安以夏的手就往里面拉。

    随着一步一步的走进,梦境里的画面再出现。

    终于,现实的场景与梦境中的画面重叠。

    她终于看见了梦里的那座大房子,那个不太具象的小院,还有那扇她怎么也跟不进去的门。

    心底情绪汹涌翻腾,安以夏眼眶泛泪。

    原来,是她的家!

    安以夏停在院里,拉着儿子没动。

    顾安星“哎呀”一声,回头看着安以夏,“妈咪,你怎么又不走了?”

    安以夏听得顾安星的声音,忙快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将快速在脑中交叉出现的画面压一压,将热辣翻滚的情绪收一收。

    她说:“走,走呀。”


如果您喜欢,请把《权少,一吻成瘾(亦辰)》,方便以后阅读权少,一吻成瘾(亦辰)第三百六十章: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权少,一吻成瘾(亦辰)第三百六十章:家并对权少,一吻成瘾(亦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