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79章 吃独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诺诺宝贝 本章:第79章 吃独食

    虽然云萝经常有带猎物回来,但拿回家的那些大都落到了孙氏的手里,云萱手里的皮子也就他们私下里悄悄吃的那么几只,而且因为云萝常嫌弃兔肉不好煮,咬着费劲,他们平时偷吃的多是雉鸡。

    云萱学了硝制的手艺,虽不很好,但也够用了,平时遇到毛皮就会小心的收藏着,可惜辛苦藏起来的兔皮还得小心使,不然被奶奶她们瞧见了,就又要落她们手里。

    去年,小姑为了几块兔子皮,还剪坏了文彬唯一的一条厚裤子。等小萝从山上回来的时候,要不是爹娘拦着,小姑新做的棉衣大概是要保不住了。

    想到这个,云萱回头看了在屋里坐立难安的亲娘,然后默默的站在妹妹身边,一起将房门堵得严严实实。

    她也觉得这样不大好,不过还是自家人更要紧吧?

    “娘,你歇会儿吧,就算不顾自己,也顾着些肚子里的弟弟,我瞧着你最近的脸色都不大好呢。”

    刘氏愣了下,看着堵在门口的三个儿女,她终于缓缓的在床沿坐了下来,摸着肚子怔怔的发呆。

    她确实觉得很不舒服,可家里那么多活都等着她去做,哪里能歇?谁家媳妇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过是怀了个孩子罢了。

    今天的兔皮是难得的完整,毕竟是用陷阱捕捉的,皮毛总会有各种破损。

    云萱检查了一下之后也将皮子放进背篓里,小心的掩好,预备等待会儿出去烧兔子的时候一起带出去。

    不过这么一会儿工夫,回头却见刘氏已靠着床柱子睡了过去。

    姐弟三人面面相觑,然后云萝站了起来,走过去将她小心的放平到床上,又拉下帐子,随之三人悄悄的退出了屋子,而装了兔子的背篓则被文彬小心藏进了云萝和云萱的床底下。

    申时,夏天的这个时辰天还亮得很,太阳仍挂在半天上。

    姐弟三人出了屋也没有走远,就在门口坐着,云萱端了针线笸箩出来开始缝衣服,当日云萝从镇上带回来的那十几块布,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把衣裳全部做出来。

    不过云萝特意点了名要的两声中衣是被第一个裁剪缝制,早已经藏进了她的衣箱子里,现在做的是一件短褂,青灰色的棉布料子,两个巴掌大小,显然是给文彬的。

    隔了三叔他们一间房的灶房里传出李氏和郑云兰的声音,云萝瞥了那边一眼,然后拿出了虎头刚才塞给她的纸包。

    很大的一个纸包,里面五颜六色的包着十几块糕点,云萝捡了一块咬一口,清甜中带一点酸味儿,还有淡淡的果香,似乎是……梅子?

    这倒是稀罕,比她以前在镇上买的那些好吃多了。

    文彬伸着脖子往她手上看,眼巴巴的说道:“三姐,这是虎头哥哥给你的吗?他才给了我两块,不过可好吃了,跟我们以前吃的都不一样。”

    云萝将纸包递给他,“自己拿。”

    他看了看纸包里的十几块各色点心,又抬头看了看云萝,愣是摇头说道:“我觉得你以前买的那些点心就很好吃,我吃那个就行,这个三姐你自己留着吃。”

    难得看到有三姐喜欢的点心,他可不能跟她抢。

    云萝闻言一愣,然后往他嘴里塞了一块,“吃吧,不差这一块。”

    文彬想要闭嘴已经来不及了,而且都塞到了嘴里,他也真馋得很,就捧着小口小口的咬着吃,又跟她说:“下次金公子来的时候,我要问问他这是从哪儿买的,等以后我大了,给三姐你买很多很多这种点心。”

    云萝又拣了一块,这一块是白色中夹杂着黑点,咬一口就是满嘴的芝麻香,微甜不腻,有着入口即化的绵软,还不粘牙。

    “好,我等着。”

    他顿时就笑眯了眼,乖乖的坐在小凳上面捧着糕点啃,一口都舍不得咬大一点。

    云萝拣了第三块,递到云萱的面前。

    云萱笑着摇头,说:“你吃吧,我也得了两块呢,还有一块待会儿给你。这点心香是挺香,就是不大甜。”

    多难得才能尝到点甜味呢?她其实是有点不明白妹妹怎么竟然会不喜欢那样甜的点心,每次都只是尝一口就再不伸手了,虽没啥表情,但她还是觉得妹妹那是在嫌弃。

    她说得真心实意,云萝却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的把第三块点心喂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一块有枣子的味道,又甜又糯,却不是那种让她觉得发腻的甜,一口咬进嘴里,就像是咬了一口绵糯的大红枣。

    还有最后一种是桂花糕,清香扑鼻,还没吃进嘴里呢,就似乎已经有了满肚子的桂花香味。

    一共四样点心,每样四块,她两口一块吃得十分过瘾。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吃的最合心意的零食。

    郑文浩闻着香味走了过来,两只眼直勾勾盯着云萝手里的东西,将手直接摊了出来,“你们竟敢躲在这里吃独食,我要告诉奶奶,快把糕点都给我!”

    云萝也抬起眼皮直勾勾的盯着他,然后将手里最后一块桂花糕一口就全塞进了嘴里。

    郑文浩不由得一愣,而跟在他身后的郑云丹则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哭得伤心,就好像被抢了多心爱的东西,吓得文彬赶紧将手心里的最后一点碎屑都舔到了嘴巴里面。

    云萱站了起来,有些慌张的想去安慰她,“五妹妹,怎么突然就哭了?快别哭了,快别哭。”

    李氏听到哭声忙从灶房出来,“出啥事了?好好的怎么给哭上了?”

    郑文浩当即指着云萝就告状道:“他们躲在这儿偷偷的吃桂花糕,还不给我们,把最后一块都吃了!”

    这理直气壮的模样,气得文彬当即反驳道:“这是虎头哥哥给我三姐的,凭什么要给你?”

    云萝瞅了他一眼,说:“吵啥?有些人就是那么不要脸,老惦记别人的东西。遇到这种人,你应该可怜他们,毕竟他们大概是几辈子都没见过啥好东西。”

    文彬就问:“那他要来抢怎么办?”

    “抢?你不会打断了他的手?”

    李氏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的,忍不住斥责道:“都是一家子兄弟姐妹,小萝你咋能这样教弟弟?”

    云萝瞥她一眼,“大伯娘还是先管好自己的孩子吧,看到别人的东西就想要,要不到就哭,秀才家出来的秀才娘子,教养也不怎么样嘛。”

    李氏的脸顿时一阵扭曲。

    郑云兰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说道:“小萝,我娘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就这么跟长辈说话?”

    云萝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指着还在哭个不停的郑云丹说道:“别哭了,要是把我娘给吵醒了,我打死你!”

    明明只是平平静静的一句话,但配上她面无表情的模样,却不知怎么的格外吓人,郑云丹一下子就“嗝”的一声止住了哭声,悄悄躲进郑文浩的身后,不敢直视云萝的眼睛。

    她毕竟年纪还小,形容不出刚才云萝看着她时的那个眼神,只觉得忽然间浑身发冷,好像身上的肉都要被切割了下来似的。

    孙氏在堂屋里骂:“一天天就没个安生的时候,遭雷劈的搅家精!”

    云萝当即就朝堂屋喊了一句:“奶奶,二奶奶给了我好多糕点,你也要吃吗?”

    孙氏顿时“呸”一声,“谁给你都吃,小心烂了肚肠!”

    烂不烂肚肠,她是不知道,但是这一句话之后,堂屋里就安静了下来,再听不见孙氏的骂声。

    郑文浩和云丹被李氏强行拉进了灶房里,不让他们在外面玩耍,院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刘氏也在屋里睡得沉,并没有被云丹刚才的哭声吵醒,一直到一家人都聚在堂屋将要开饭的时候,她依然沉沉的睡着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

    孙氏免不了骂骂咧咧的,郑丰谷老实不敢回话,倒是郑丰收今天刚得了那么多银子,看到云萝就忍不住有点心虚,又听孙氏骂骂咧咧的,就下意识的向着二房说话:“这不是还有我大嫂伺候着您吗?咋地,没了我二嫂,咱这么大家子人就过不下去了?”

    又跟李氏说:“刚听大嫂说这些年都是二嫂和我那婆娘在家伺候爹娘,你难得尽孝,这眼下不就是个你尽孝的好机会?正巧二嫂和吴氏都不大方便,接下来家里的这些事就都拜托大嫂了。”

    原本已经准备好了待会儿跟郑丰年一起回镇上的李氏,闻言顿时心头一沉,干笑着说道:“我也想呢,可你大哥和大侄儿身边也缺不了人。”

    “那简单,让小兰跟去不就成了?这么大个姑娘,还能伺候不好亲爹亲大哥?”说到这里,郑丰收就又开始旧话重提,“要我说,大哥和文杰也别住镇上了,每天回来又不是啥多困难的事,还能给家里省下一大笔花销。瞧瞧家里这些孩子们都瘦成了啥样,这还是多亏了小萝时不时的给他们补点肉食,不然更没法见人。大哥,你那几个孩子倒是都养得白白嫩嫩、壮实得很。”

    郑丰年被亲弟弟这么直接说到脸上来,不由得又羞又恼,但他又实在受不了每日回村的苦,便只能闷头吃饭,不搭理郑丰收的话。

    他有许多冠冕堂皇的话可以反驳郑丰收,但说得多了,早已经没有最初的效果。

    这个家,真是越发的沉闷,让他喘不过气来。

    吃完饭,云萝将一早就留好的一大碗粥交给二姐让她捧进屋里等娘醒了再吃,面对孙氏又开始的谩骂,只说:“我娘的活没少干,凭什么不给她饭吃?”

    “呸,只会躲屋里偷懒的懒婆娘,她干啥活了?”

    云萝眼皮一撩,半点不虚,“不跟你比,至少比小姑和大伯娘要多得多!”

    晚饭时候终于出现在饭桌上的郑大福敲了敲桌子,阻止孙氏继续没意义的发怒,看着云萝说道:“小萝啊,你非要搅得家里不能安生才开心?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云萝点了点头,“我以前还小嘛,爹娘又不大争气,只能忍气吞声的把委屈当福气。”

    意思就是现在大了,翅膀硬了,能可着劲的折腾了?

    郑大福脸色发黑,云萝也不想再跟他做这没有意义的斗气,所以她说了这话之后就转身离开,把一屋子的碗筷留在了身后。

    缓缓的,又传进来她的声音,“《千字文》学完了,我今天教你三句话。”

    “好!”

    “第一句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第二句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第三句是树无皮则死,人无皮则天下无敌。”

    “三姐,这都是啥意思?”

    郑大福并不是大字不识的人,相反,他曾经很是读过几本书,况且云萝说的又不是多晦涩难懂的词句,自是一听就懂了。

    这一刻,他的血压骤然飙升,却只能死死压着。

    他能出去骂她胡言乱语吗?她也没有指着谁骂呀,不过就是在教弟弟学习而已。

    这丫头,也不知到底是从啥地方学了那么些东西,竟是越发的难以管教了!

    云萝到底有多难管教且不说,眼下却有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郑丰年那一家人到底要如何安排?

    家里的争闹已越演越烈,无论郑大福想怎么压制,都没有多大的效果,甚至是越压制越起了反效果,而眼下,他如果放李氏他们去镇上的话,家里恐怕更要闹成一团了。

    吴氏凭着两个儿子已在屋里躲了半个月,刘氏也仗着肚里的孩子开始偷奸耍滑的不干活,再放李氏回镇上,家里的活难道都让孙氏去做吗?

    自娶了儿媳妇进门之后,孙氏都有多久没干过那么些活了?

    郑文彬忽然“哒哒哒”的跑了来,也没有进屋,只站在堂屋门外,朝郑丰谷说道:“爹,我们去抓虾子吧!昨晚上柱子的爹带他们去河里抓虾子,抓了好多。”

    孙氏气冲冲的说道:“整天就想着这些不正经的东西,你是饿死鬼投胎啊?你爹还要赶车送你大伯他们回镇上呢!”

    文彬往门外一缩,却依然探着个脑袋说道:“大伯那么大的人还要我爹送他去镇上啊?才多远点路呢,走着去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我爹忙了一天,咋就不让他歇歇?”

    郑大福看着这个自开始读书识字之后就越发古灵精怪的小孙子,目光极为复杂,“你三姐不是在教你读书吗?怎么又要去捉虾子了?”

    文彬摇摇头,说:“没书,三姐说不好总问栓子哥哥借书,等过两天她抓些兔子回来,拿去镇上换了钱之后就要给我买新书。今天不过才教了三句话,路上学两遍我就能记住了。”

    都说童言无忌、稚子无邪,文彬说出的话却像是一个个的耳光,“啪啪”的往郑丰年父子脸上扇。

    郑丰年和郑文杰的脸色都变了,郑文杰不得已开口问道:“三弟已经把《千字文》都学完了吗?读书可不能马虎,不能囫囵吞枣的应付了事,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很明白,或是需要什么书,尽可以来找大哥。”

    文彬瞅他一眼,摇头说:“三姐教得可好了,我没啥不懂的,就不打扰大哥专心读书了。爹,快走吧,我们去抓虾子,三姐可喜欢吃了!”

    他也不明白三姐怎么会喜欢吃这个,肉少壳多吃着麻烦,还有股腥味,哪里有肉好吃呢?

    不过三姐也很喜欢吃肉。

    他咧着嘴笑嘻嘻的,更着急的招呼郑丰谷带着他去河里摸鱼虾。

    毕竟是去河里,虽不深,水流也不急,但对年纪不大的小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危险的,就是云萝也不敢独自带着他们去。

    对上儿子亮晶晶的双眼,郑丰谷的心早就已经软了,只是待会儿确实还有事,不好撇下不管,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

    郑丰收的目光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忽然站起身,顺手还把郑丰谷也给拉了起来,“要去河里吗?那可得赶紧,去得迟了好地方可就都让人给占了。那虾子吃起来费劲没啥肉,但味儿倒是鲜得很。”

    郑丰谷被连拉带拽的,他自己也确实有点不忍心让儿子失望,就顺水推舟的出了堂屋。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最近三弟对他都亲近了许多,还多次出言相帮。

    他却不知道,郑丰收那是得了大好处,心自然就偏向了这边。而且藏了三百多两银子,此时正觉得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的银子,说不得什么时候一个没注意就保不住了,因此想要分家的心前所未有的强烈,比云萝还要更加强烈得多。

    如果说先前是云萝挑着他对家里的不公平现象产生不满,生出了分家的念头,那么现在已经是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家,强烈的想要让老父亲看明白,再不分家,就要家无宁日、兄弟成仇了。

    有了那三百六十两银子,他到哪儿不能好好的过?当家做主,吃香喝辣,等过个几年,他再把儿子们送去读书,说不定没几年,他也成了秀才的爹呢!

    在这里有啥好?钱都把在老娘的手里,他千辛万苦才能抠出一点,而绝大部分到最后都会落到大哥和小妹的手上,他跟头老牛似的拼命干活,却连想给儿子和媳妇买点好吃的都不能。

    院子里说话声、打闹声,还有云梅也要跟着的撒娇声,闹腾腾的逐渐远去,留下郑大福老两口和郑丰年一家仍坐在堂屋里,似乎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

    李氏带着两个女儿,不得已开始收拾桌子碗筷,孙氏和郑玉莲坐在一边纹丝不动,只有几声不满的嘀咕。

    郑丰年小心的看了眼他爹的脸色,搓着手说道:“爹,您看这……”

    郑大福耷着脑袋坐在上方,整个人都显得有气无力的。

    昨儿刚被小儿子气了两场,一夜没睡,白天躺了一天好不容易缓过些劲来,又面对了这个境况,实在没有精力再多管其他,只能挥挥手,懒懒的说道:“行了,就这样吧,你和文杰在镇上专心念书,若实在不习惯,就每日回家来。”

    郑丰年顿时脸色一变:“爹!”

    “咋地?还要我亲自赶着牛车送你去镇上?”

    脸色又是变了变,“儿子不敢,只是李氏笨手笨脚的,就怕她在家反给爹娘添乱。”

    郑大福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郑丰年心头一颤,忙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也不敢再找借口意图带妻儿去镇上了。

    郑文杰走了出来,皱着眉头叹息道:“是孙儿一事无成,却让祖父和祖母为难了。您放心,孙儿定会照顾好父亲,也会专心读书,定不负家里的期望。”

    看着最疼爱的长孙,又听到这么顺耳的一番话,无论是郑大福还是孙氏都不由得露出了欣慰的表情,郑玉莲亦说道:“文杰今年定要考个秀才回来,看到时候还有没有人敢给你脸色瞧!”

    郑大福瞪了小闺女一眼,神色却是舒缓的,对郑文杰说道:“你还年轻,不必着急给自己太大压力,也要顾着些自个儿的身体。”

    “是。”

    有郑文杰舒缓气氛,屋里倒也热闹了些,而另一边,虎头也拎着缺了口的小铁锅出门,一路钻进了僻静的河湾里。

    在河湾中,靠近岸边有一处没有河水流淌的石滩地,云桃正趴在一小堆柴火前面呼呼的吹气,吹得她满头大汗,满脸都是黑乎乎的碳灰痕迹。

    柴火堆不住的冒着烟,却就是窜不起火苗来。

    虎头走过去将铁锅放在一边,瞧了瞧那柴火,不由嫌弃的说道:“你就不能找些干一点的茅草来引火?”

    云桃朝他翻一个白眼,一口气吹出去,忽然就窜起了一簇小火苗。

    她又得意的看了眼郑虎头,小心的往火苗上加枯草叶子,将火苗引大了,再往上添细树枝。

    虎头瞪了她一眼,抬头见云萱蹲在水边清洗兔子,他就走了过去,将拎在另一只手上的那只兔子也递给了她,说:“二姐,这只也交给你了!”

    云萱诧异的问他:“你咋也拿了只兔子来?”

    虎头就扬着眉头得意的说:“这是小萝给我的,太婆晓得我们跑这儿来弄吃的,就让我把这只兔子也带过来,我还带了几个芋头!”

    云萱笑了笑,仔细的将两只兔子都开膛破肚,连内脏都清理干净。

    虎头已经脱了鞋子下水,一路淌到云萝的身边,就见她翻开两块石头,然后一把按住了藏在石头下面的一只小螃蟹。

    这螃蟹黑乎乎的,不过铜钱大小,张牙舞爪的被云萝按在掌下,口器蠕动吐出一连串的泡泡。

    云萝一点都不嫌弃它小,抓起来就扔进了挂在腰上的篓子里。

    虎头瞄了两眼,“你不是来抓虾的吗?”</P>


如果您喜欢,请把《农门贵女有点冷》,方便以后阅读农门贵女有点冷第79章 吃独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门贵女有点冷第79章 吃独食并对农门贵女有点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