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

第一百零八章:远慧上门,好戏开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妖重生 本章:第一百零八章:远慧上门,好戏开锣!

    当晚,苏梁浅回府后,萧燕那边,也得到了远慧大师的通知,告知她两日后登门一事,并且是以现在远慧法师的身份。

    第二天,这个消息,几乎传遍京城。

    “这个消息,是母亲散播出去的吗?”

    当天中午,早已知晓此事的苏倾楣,从别人的口中,再次得知了这件事,她心下不安,问萧燕。

    “不是。”

    萧燕也听到了下人的议论,她乐见其成,并没有放在心上,“应该是远慧大师,他只在槐村那一带小有名气,估计是想借此机会,打开知名度,攀上京城的权贵,提升地位。你不用管,知道的人越多,苏梁浅就越惨,这对我们来说,不更好了吗?”

    话虽如此说,但苏倾楣总觉得不踏实,但现在本就是特殊时期,总不能因为这个事特意去找远慧,惹人怀疑。

    萧燕见苏倾楣皱着眉,似还是不安的样子,“你不用担心,母亲自有安排,这一次,我定要叫那小贱人被世人唾弃,永无翻身之地!”

    萧燕信心满满,一脸坚定。

    苏倾楣点点头,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她眸色狠厉,同样盼着让苏梁浅没有翻身之地,不单单是她,还有刚刚回归众人视野的沈家,最好也被打回原形,那样的话,萧家才能更加顺利的青云直上。

    “父亲是读书人,清高要脸面,怪力乱神之事,他可信,但这样堂而皇之的被人宣传议论,他必定不喜欢,你和他解释清楚。”

    苏克明最近冷落了萧燕许多,萧燕心里不痛快,但她也不想事情横生波折,应了下来。

    苏府有邪祟,远慧大师要来做法事一事喧嚣尘上,大街小巷,酒楼茶肆,讨论的都是这件事,比之前苏梁浅为救苏母昏迷,还有萧燕利用六姨娘腹中胎儿害她一事一事还要甚,苏府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苏克明更是成了漩涡中心的话题人物。

    苏克明大感丢人,狠狠的训斥了萧燕一番,后来还是苏倾楣出面安抚的。

    当天晚上,苏克明为苏母逼不得已请大师,孝感动人也爬上了大家的热度话题榜,苏克明的心情才稍稍好转了些。

    远慧大师前来施法那日,苏府的门口,到处挤满了人,既是看远慧,也是凑热闹。

    远慧之前在京城,知名度并不高,但这次伴随着苏家的话题,他的事迹,一并传了开来,为人津津乐道的,到后面,越传越神,神乎其神,最后被说的,堪比京城皇家寺庙的得道高僧,都想一睹他的风采。

    远慧从苏府接他的马车下来,身上穿着袈裟,脸上的疤痕,还有没剃的头发,都让那些围观的人,深感大开眼界。

    他的身后,跟着个憨憨的小沙弥,背上背着个粗布包袱,他手上还牵了条狗,狗小小的,精瘦。

    众人见状,都不由好奇,远慧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远慧拾步上台阶,走到苏府门口站定,转过身,面对那些看热闹的京城百姓,微低着头,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清晨金色的阳光,落在他身上,直接照在他脸上,那张明明该是凶恶的脸,却无比的宁静祥和,慈眉善目,他身后的小沙弥还有小狗,一个憨,一个乖,突兀的画面,竟是无比和谐,仿佛沐浴在圣光中,让人倍感亲切。

    苏府门口围着的,除了京城的百姓,还有不少远慧的信徒,他们见此画面,也学着远慧的样子,道了声‘阿弥陀佛’,其他人虽不信远慧,却是信佛的,秉持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也跟着做这样的动作,且神情肃穆,一时间,远慧更像是一呼百应的得道高僧。

    苏府的大门打开,远慧一行被人引着进去。

    他进去了,围观的群众还守着外面,第一时间等结果。

    好凑热闹的,恨不得自己是苏府的下人,能一睹整个过程。

    远慧被引到了福寿园。

    远慧是高僧,又是苏克明亲自邀请上门做法事的,自然不存在避嫌一说,直接进了平日里大家向苏老夫人请安的偏厅。

    厅内,满满的都是人,除了怀着身孕的六姨娘,其他人都到了,包括被苏梁浅点名批评后,便在院子里专心温书的苏泽恺,还有一直抱恙在床的二姨娘。

    苏泽恺期间还和同苏梁浅前来的降香偷偷交换了好几个眼神。

    二姨娘身体还没好,她更担心苏如锦,是拖着病躯来的,整个人瘦了一圈,脸色也难看极了,更是死气沉沉的,完全没了以往的荣光,就像是一朵没了养分的花儿,蔫蔫的,仿佛老了十岁。

    苏克明现在又对苏如锦极度不满,看了二姨娘一眼后,便失望嫌弃至极的,移开了目光。

    而那冰冷至极的一眼,刚好被二姨娘看到了,她摸了摸自己上了厚厚一层脂粉的脸,干巴巴的,对未来一片迷茫的她,心中百感悲凉。

    苏老夫人坐在正中,她换了身衣裳,发白的头发盘了起来,也化了妆,但还是难掩遮掩那张苍老的脸上的苍白憔悴。

    苏老夫人一直心怀希望,想着自己睡一觉,醒过来一切都好了,能说话也看得见,随着时间一日日的过去,她一次次的失望,整个人被打击坏了,尤其知道萧燕安排的这场法事后,更是忧心忡忡,任苏梁浅再怎么宽慰,也不能放心,精神差了许多,但因为不能说话,又不得发泄,整个人萎靡又暴躁。

    短短时间,瘦了许多。

    胖乎乎的脸颊,现在颧骨都凹陷了进去,血色全无,那双大大的耷拉着的眼睛越发无神,以前穿着合身的衣服,现在里面空荡荡的,大了几个码,怪异的让人有几分畏惧心惊。

    苏梁浅就坐在她身边,一只手被她紧紧捉着,所有人里,远慧最先发现了她。

    她一身女儿装扮,明眸清澈如水,尚且还有些肉肉的小脸,那神情乖极了,就像不谙世事的小白兔。

    要不是苏梁浅前两日找他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这所有人里面,就她气度最出众,和那个男装扮相的公子最像,远慧都认不出人来了。

    是的,气度出众。

    远慧大半辈子沉浮,识人无数,眼睛比一般人不知道尖多少,不然也不能一眼就看出,前两日去见她的苏梁浅,是女扮男装。

    苏梁浅就是这乖顺无害的模样,他依旧能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

    真是个让人畏惧的妖孽!

    更可笑的是,那些自以为是害她的人,还全然不知。

    远慧这样想着,走到苏克明面前,“一别十数年,苏大人可好?”

    苏克明有些懵,他觉得面前站着的和尚,有些眼熟,但和记忆里的那个人相差甚远,而且他觉得远慧不伦不类的,心中不喜。

    远慧平和的解释道:“我就是当年那个道士,这十余年间,因缘际会,修习佛法,道佛一家,可见我与之都有渊源。我与苏大人也算有缘,大人一片孝心,我定会助你解决烦恼,待我施法后,除了大胆藏身在府里的邪祟,苏老夫人自然会恢复如初。”

    “真的吗?”

    苏梁浅惊喜的问道,这熟悉的让人心尖发颤的声音,把远慧吓了一大跳,不过并没有人察觉出他的异常。

    “施法后,多久能恢复如初?”

    远慧按着苏梁浅给的时间回道:“五日。”

    苏梁浅微歪着脑袋,似乎是不敢相信,“五日?大师不会诓人吧?”

    人是萧燕请来的,萧燕自然是要维护远慧的权威,不满的瞪了苏梁浅一眼,“远慧法师可是得道的高僧,要不是当初和苏家的缘分,今日也请不动他。今日之事,大家都知道的,难道他还会自毁名声不成!”

    萧燕训斥了苏梁浅两句,转而看向远慧道:“大师莫怪。”

    远慧双手合十,看着双眸明净的苏梁浅,“出家人不打诳语。”

    苏克明和苏梁浅一样,也觉得有些不敢置信,但听萧燕一解释,他也觉得有道理,今日远慧来苏府的事,外面早已传的是沸沸扬扬,他若真是招摇撞骗,今日此举,可算是自毁招牌了。

    苏克明再看他一身不伦不类的装扮,只觉得他真的是像外面传的那样,早已不拘泥于世俗形式,是真正得到的高僧,敬畏了起来。

    “祖母,您听到了吗?大师说,只要做了法事,驱了邪祟,再过五日,您就能康复了,他这么肯定,看样子,府里真的是有邪祟,您也会好起来的。”

    萧燕用眼角瞥了苏梁浅一眼,只觉得她那样子蠢笨无比,在心中冷笑。

    当然有邪祟,而且那邪祟就是她。

    笑笑笑,看你等会还怎么开心的起来。

    苏梁浅察觉到萧燕等人看过来的眼神,幸灾乐祸又迫不及待,不动声色。

    那就看看鹿死谁手。

    苏老夫人自是高兴的,但与此同时,也有了更深的担忧。

    远慧这样信心满满,更让她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萧燕的设计,包括她的眼睛。

    她心中恼恨,却又无能为力。

    “事不宜迟,那就开始吧。”苏克明开口道。

    “我听夫人提起,贵府最近祸事连连,并不只有老夫人一事,苏老爷您的运势也不是很好,我既然来了,便一并解决了吧,请诸位移步贵府正厅。”

    苏克明听远慧这般说,哪里会拒绝,当即下令,让所有人都到正厅去。

    远慧扫了众人一眼,问苏克明道:“贵府的主子都到齐了吗?”

    苏克明想了想,回道:“都到齐了,只有我的第六个姨娘,她怀着身孕,我怕冲撞了。”

    “若是方便,最好请六姨娘一同前来。”

    苏克明转身吩咐,让人将六姨娘请来。

    “我先过去准备准备。”

    苏克明不敢怠慢,招了苏管事前来,领远慧几个人过去。

    萧燕看着苏克明虔诚重视的样,眼睛亮了亮。

    一行人还没到大厅,走到一半,送远慧前去的苏管事就急忙忙赶了过来,苏克明见他这么快就回来了,皱着眉头,“不是让你在那里招呼远慧法师的吗?”

    苏管事是一路跑过来的,上气不接下气,面对着皱眉不满的苏克明,深吸了一口气,“皇子来了。”

    苏克明怔住,片刻后问道:“你说什么?哪个皇子?”

    “好几个。”

    他也是听府里的下人匆忙禀告的,那个下人激动震惊坏了,就说来了几位皇子,也没记住是哪几位,所以苏管事也不知道。

    “不……”

    苏管事还要继续说些什么,告诉苏克明,不单单来了几位皇子,王家世子,季家小公爷也来了,还有刑部尚书大人。

    苏克明也激动坏了,脸都是红的,一双眼睛放光,也唯恐怠慢了几位皇子,哪里还有心情听苏管事继续说,忙道:“人在哪里,快领我去!”

    “就在大厅。”

    苏克明交代了萧燕几句,跑着赶往大厅,苏倾楣拽了拽苏泽恺的手,苏泽恺反应过来,忙跟在苏克明的身后。

    苏如锦激动坏了,比苏克明还激动,拽了拽苏倾楣的手,整个人都在发亮。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相比苏如锦来说,苏倾楣要冷静许多,那兴奋的表情,还有几分疑惑伪装,然后示意苏如锦冷静。

    苏如锦点头,极力镇定,但脸上的喜色,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苏如锦前几日才被苏梁浅苏克明教训了,当时脸肿的就和猪头似的,这几日用了药,是好些了,看不出印记,但还是有些肿,像是严重的水肿。

    她这几日,就盼着今天,一直也没怎么休息好,眼袋很重,很厚的脂粉都遮掩不住,状态极差。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本来,之前大家传远慧法师要来,让这件事,人尽皆知,她就高兴,现在来了好几个皇子,要他们亲眼目睹了苏梁浅做了什么,苏梁浅百口莫辩,将死无葬身之地,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不要说太子妃了,县主之位必然也会被收回,父亲直接将她赐死也说不定,就算不死,她活着,也是如蝼蚁一般,人人都可以践踏,若是如此,谢公子怎么可能还会喜欢她?

    对恨透了苏梁浅的苏如锦来说,这正是她日思夜盼着的,她又如何能不高兴?

    苏如锦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被某种快乐的情绪,熊熊燃烧的澎湃,这种狂喜,根本就不是她能抑制的住的。

    二姨娘看着苏如锦脸上那已然癫狂着魔的恨意,只盼着她能成功,她偷偷看了苏梁浅一眼——

    苏老夫人身体虚,走不动这么久的路,而且速度极慢,是被撵轿抬着的,苏梁浅就站在她身旁,苏老夫人还和之前在福寿院那样,握住她的一只手。

    福寿院距离大厅不近,她这样一直举着自己的手,也不轻松。

    苏梁浅的目光落在苏老夫人身上,仿佛没发现其他人居心叵测的笑,明眸含笑,小声解释道:“几位皇子来了,父亲招待去了。”二姨娘想到之前一次次的反转,心里忽然就担心起来。

    萧燕也很高兴,整个人都是快活的,所有人都透着异常,就算没参与这件事的人,也能够察觉到,除了苏涵月。

    她听说皇子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整理自己的妆容,恨不得随身带着镜子还有胭脂水粉,不住的让三姨娘和苏若乔帮她检查。

    置身事外的三姨娘,完全就是个凑热闹的,但她同样担心,担心自己也会被牵扯进去,担心苏梁浅要被萧燕打败了,回头萧燕因为她这段时间的不尽心,收拾她。

    苏若乔有自知之明,并没有整理妆容,也没那个心情,她不希望苏梁浅就这样被打败,在心里替她捏了把汗。

    众人各怀心思,继续往正厅的方向走。

    一行人到正厅的时候,庭院中,香案已经摆好了,案桌上,放着供炉和清茶,一旁,是小沙弥背着的包袱,上面装着不少东西,有点像道士做法。

    远慧精佛法,也懂道教之术,上辈子,作为夜傅铭的棋子,他可不是得道高僧,而是修仙的道士,给庆帝修炼丹药,深得圣心。

    苏梁浅现在习得医术,自然知道,丹药,有些时候也是毒药。

    远慧指着带来的小沙弥做事,两人正在忙,除了他们,庭院的两边,还有不速的贵客。

    除了四皇子,五皇子,七皇子,一早就约定要来的季无羡,还有王承辉萧有望,刑部尚书张有喜。

    萧有望本就是今天这出戏的参与者之一,他会来,苏梁浅并不奇怪,其他人也就算了,但怎么张有喜也来了。

    张有喜心思敏锐,更是侦破案件的高手,还有四皇子,他不是不爱凑热闹的。

    一众人分两队站着,三位皇子,王承辉,萧有望几个人站在一侧,季无羡和张有喜成一队,苏克明自然是站在皇子那一队的,就在四皇子跟前,不知在说些什么,脸上那笑,简直谄媚的不要太明显,还有苏泽恺,站在七皇子身边。

    苏梁浅往季无羡的方向看了一眼,张有喜的目光,随之朝她投射过来,含着初次见面的打量审视。

    苏梁浅没有避让躲闪,冲着她微微点头,莞尔一笑,她这般落落大方,反而叫张有喜怔了下。

    苏梁浅对远慧的表现很满意,面对权贵,不卑不亢,不上前搭讪奉承,这才是大师该有的风范,像苏克明那样,很容易自贬身价。

    “苏妹妹!”

    季无羡和五皇子两人,看向苏梁浅,脸上扬着笑,异口同声。

    季无羡两只手牵着往苏梁浅方向冲的晋獒,五皇子还冲着苏梁浅招了招手,两人齐齐朝她走去。

    苏老夫人听到有人叫苏梁浅,还挺亲切的,松开了苏梁浅的手,“去吧。”

    季无羡和五皇子,几乎同时走到苏梁浅跟前,分别站在她的两侧,彼此对视了眼,重重的哼了声,满是对对方的嫌弃,“谁是你苏妹妹?不许这么叫!”

    还真是有默契,苏梁浅笑出了声,朝着两人服了服身。

    “五皇子,季公子,你们怎么来了?”

    季无羡冲着苏梁浅眨了眨眼,苏梁浅明白过来,今日来了这么多人,估计有季无羡很大的功劳。

    “看热闹呗,外面都传疯了,这样的精彩,怎么能错过?”

    季无羡兴奋解释,五皇子点了点头。

    “苏妹妹!”

    王承辉在五皇子身后,也凑了上来。

    季无羡和五皇子两人齐齐回头,冲王承辉道:“不许这样叫!”

    王承辉无辜又郁闷的耸了耸肩,“为什么你们可以我不行?”

    季无羡拽住要往苏梁浅身上拱的晋獒,对王承辉道:“你的妹妹太多,这种称呼,会拉低了苏妹妹的档次。”

    五皇子随即想到,王承辉风流,对花院青楼的女子,也是妹妹没的叫着,瞬间觉得季无羡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很认真的看着王承辉道:“在没和你那些姐姐妹妹把关系搞清楚之前,不许叫苏妹妹!”

    萧燕苏倾楣等人见五皇子几个人上前围绕着苏梁浅转,左一句苏妹妹右一句苏妹妹的,亲切的很,心里酸的厉害,嫉妒的眼都红了。

    苏克明也羡慕,这一个个,都是他想要结交巴结的人啊,结果他笑脸热脸贴上去,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他怎么就没有苏梁浅这样的吸引权贵的体质?

    “男女有别,姐姐有主了,也该顾着下面几个妹妹的名声。”

    萧燕苏倾楣克制,苏如锦却不能忍,哪怕是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也见不得苏梁浅此刻那得意的笑。

    “这谁啊?”五皇子抬着下巴,看了苏如锦一眼,样子和口气不爽又轻蔑。

    “苏妹妹第二个妹妹,苏家的庶女。”

    季无羡刻意咬重庶女二字,看着苏如锦,苏如锦有把柄被捏在季无羡手上,见他看过来,缩了缩脖子,季无羡看着苏如锦那怂样,冷冷的讥笑了声,“脸都不要,还谈名声?”

    苏如锦越发气怒,却不敢反驳。

    等会苏梁浅倒了霉,看他们还怎么维护。

    气的爆炸的苏如锦这样安慰着自己。

    “是不是上次姚家出事,大闹刑部,问你找谢云弈的那个?”

    苏如锦那事在刑部闹的挺大,王承辉整日在外厮混,自然知道。

    季无羡没否认,王承辉笑的更加邪肆的王承辉,流露出说不出的讥讽,“这比我那些会拉低苏妹妹档次的姐姐妹妹还要热情奔放啊。”

    苏如锦听王承辉居然将她和花楼的那些姑娘相比,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气怒的心,屈辱无比,对苏梁浅更恨。

    苏梁浅看着苏如锦那张气的变形的脸,不愧是五皇子的朋友,都喜欢拿花院的姑娘来做比较。

    不过,这干她何事?谁让苏如锦嘴欠,而且话又不是她说的。

    五皇子一听是个庶女,再还有这一出,更不爽了,毫不客气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原来就是个不自尊自爱的庶女。苏大人,你怎么教导女儿的,一个庶女,也敢对嫡姐不敬,苏妹妹还是父皇钦封的县主呢。”

    五皇子直接质问苏克明。

    因坏事被点名的苏克明老脸一红,狠狠的剜了苏如锦一眼,吓得想要上前拉着苏如锦道歉的二姨娘愣在了原地。

    她的锦儿,怎么会变的这般蠢笨疯狂,二姨娘心痛的几欲滴血。

    “是微臣教导无方,等大师做了法,我一定严加管教,严加管教。”

    这五皇子,可是四皇子的胞弟,贵妃娘娘对四皇子寄予了厚望,甚是严厉,对五皇子却极为宠爱,四皇子对这个弟弟也是极好的,还有皇上,总之,这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人物。

    苏克明对苏如锦失望至极,若非考虑场合,都想给她两巴掌。

    苏如锦同时被五皇子季家小公爷王家小世子厌弃,已经没有任何前途价值可言了。

    苏如锦忍无可忍,但还是只有忍。

    苏梁浅走到四皇子七皇子面前,向他们请了安,苏倾楣跟在她的身后,一一向众人请安,在看向夜傅铭时,含着恰到好处的羞涩。

    夜傅铭勾着唇,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润浅笑,对着她微微颔首,眼神碰触的瞬间,是温柔的光。

    怀着身孕的六姨娘,由下人搀着,姗姗来迟。

    她年轻体质好,胎像已经稳了,但整日里就是一副痛苦辛苦的样子,作为争宠固宠的手段,为自己,也为她腹中的胎儿。

    今日府里做法的事情,她事先就知道的。

    大师是萧燕请的,六姨娘担心到时候会发生什么状况,对她腹中的胎儿不利,所以没来,之后苏克明着人去请,六姨娘更觉得是自己猜忌的那样,萧燕想要针对她,心情忐忑,面色不安。

    五姨娘见她来了,上前和她小声解释了几句,六姨娘点点头,面色并没有好看多少。

    不就是怀个孕吗?搞得她好像没生过孩子一般,惺惺作态!

    萧燕斜睨了六姨娘一眼,带着高傲的嫌弃。

    这次的目标是苏梁浅,等收拾了她,其他人她有的是对付的手段。

    在苏梁浅没回来前,在苏府几乎是一言堂的萧燕对此信心满满。

    萧燕看着被好几个人围着说笑的苏梁浅,心里急的不行,见人都到齐了,拽了拽苏克明提醒。

    苏克明走到远慧面前,指着和五姨娘站在一起的六姨娘,“这就是我的第六个姨娘,现在腹中的太而已已经满三个月了。”

    前来瞧过的大夫都说是儿子,苏克明本想远慧也做出这样的判断,然后再给出一些将来会大富大贵旺他的言论,但是没有,远慧只是淡淡的瞥了六姨娘一眼,随后看着苏克明,点了点头,“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远慧朝着众人合十,看的却是苏梁浅的方向。

    夜傅铭看见了,但苏梁浅身边围着好几个人,尤其苏老夫人也在她的身边,他并没有多想。

    远慧拿了香案上一侧包袱上的沙漏,倒放在另一角,然后取出比掌心稍大一些的金色钵。

    钵上刻着经文,还有罗汉或坐或侧躺或站的各种图,极小,但栩栩如生,阳光反射下才能看到,十分精细,像是佛教的圣物般,也被他放在了桌上。

    跟着的小沙弥将两根很大的蜡烛点上,插在烛火台上,分别放在远慧一侧的左右两边,然后取出个黑色纹莲花图案的香鼎放在中间。

    沙漏里面的白沙,从一侧流到了另外一侧,在快要漏尽的时候,远慧接过了小和尚手中递过来的两根巨型香点上,在沙漏尽的那一刻,插在了香鼎上。

    他转过身,依旧是双手合十的动作,看了苏府众人一眼,对苏克明道:“烦请苏大人苏夫人和几个姨娘一侧,府里的公子还有诸位小姐,站另一侧,苏老夫人身体不适,坐着就可以了。”

    他目不斜视,声音平和。

    众人分别按着远慧的吩咐站好,至于前来的四皇子等人,则远远的站在中间,和那些人分开。

    远慧从金钵里面取出个同色的铃铛,解释道:“这是镇魂钵,我手中的金铃,名镇魂铃,是我在外游历的师傅传给我的,任何赃物,在他这里,都将无所遁形。狗本就有灵性,他跟在我身边多年,槐村很多人若是被脏东西缠上了,都是他吓走的。”

    远慧说话间,手举着金铃,微闭上眼睛,口中不停的念着经文。

    正中香鼎插着的巨香,香烟袅娜,白色的烟雾,被风轻轻一吹,很快消散开去,但自远慧手摇金铃,闭眼念经后,那袅娜往上的白烟,竟然变成了黑色,随后又是黑中带血般的黑红色,在这样的青天白日,也莫名有几分吓人。

    苏府个别不知情的,还有和萧燕有过节的人,心里惴惴不安。

    六姨娘脸色苍白,紧张的直咽口水,双腿也在发软,要不是五姨娘扶着她,都要坐地上了。

    远慧嗫嚅着嘴唇,念经的速度极快,四周围一片安静,就只有他手中的金铃,越来越急的声响。

    站在正中的远慧沐浴在阳光下,有种说不出的神秘肃穆,他手中的金铃啪的一声,骤然拍在了桌上,黑红色的香烟,仿佛有了生命般,凝成一体,朝某个方向飞去,正是苏梁浅等人所在的方向。

    六姨娘等人长长的舒了口气,苏涵月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的出来,这带血色的黑烟,不会是什么好兆头。

    果不其然——

    远慧对站苏克明一侧的众人温声解释道:“大人夫人和姨娘的嫌疑可以排除,这府中的赃物,必然在这些人中的某一个身上。”

    远慧指了指苏梁浅那一排人。

    “不会是苏妹妹吧?”

    五皇子担心起来,季无羡也咽了咽口水,装作一副很紧张的样子,“怎么可能?”

    他在心中冷笑,这绝无可能。

    王承辉安慰五皇子道:“她聪明着呢,不能够。”

    季无羡不由看了王承辉一眼,是人都能看出这是萧燕的阴谋,他不知苏梁浅所为,却能说出这样的话,季无羡觉得,自家公子说的对,这王承辉根本就不是个草包。

    远慧放下镇魂铃,拿起镇魂钵,托在掌心,看着苏梁浅一排的人道:“想要确认邪物在谁身上,还需要少爷和几位小姐手指的一滴血。”

    他又面对着众人解释道:“镇魂钵和镇魂铃一体,若是脏物,血滴在我这钵内,桌上放着的镇魂铃感应到,便会发出剧响。”

    苏涵月一听,吓得脸都白了。

    苏倾楣就站在苏梁浅的身侧,听了远慧的话,不由看了她一眼。

    苏梁浅乖顺的脸一片平静,就像深湖的水,不见波澜。

    没有紧张,没有害怕,没有慌乱,淡然的窥探不出任何的情绪,教人觉得深不可测。

    苏梁浅那么聪明,不会看不出来母亲对她的针对,她怎么可以这样的自信淡定?

    苏梁浅似是察觉到苏倾楣的目光,侧过身来,勾着唇瓣,对着她微微一笑。

    阳光下,那双眼睛灿若星辰,明媚生辉,仿佛也在等着某场好戏上演。

    苏倾楣的心,反而没底慌乱起来。

    不待她去深想,苏若乔已经从一排人里面站了出来,她走到远慧身前,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远慧手中托着的镇魂钵里面。

    苏若乔看着自己的血滴入钵内,紧张的不敢呼吸,另外苏克明那边,三姨娘一双眼睛也死死的盯着这边,眼角则瞄向桌上的镇魂铃。

    桌上,镇魂铃静静躺着,并没有响。

    远慧朝着苏若乔点了点头,示意苏若乔的怀疑已经被排除,苏若乔长长的吐了口气,拧着的眉都舒展开了。

    三姨娘心都还没放下,就见远慧已经走向了苏涵月,稍稍松下的心,一下猛提了上去,她都不知道如何呼吸了。

    比起苏若乔,苏涵月更加紧张,脸色都是发白的,几次想要咬破手指都没成功,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苏若乔看不下去,将她的手指咬破,苏涵月手抖的厉害,也发软,还僵硬,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怎么都抬不起来,血都滴在地上了。

    当着这么多贵人的面,苏克明看苏涵月那没出息的怂样,直觉得老脸再次被丢尽,又有了抽苏涵月的冲动。

    苏若乔只得再次帮忙,将苏涵月僵硬的和石雕般的手抬了起来,她速度还算快,一滴要滴在地上的血,掉进镇魂钵。

    苏若乔松开苏涵月,苏涵月现在是浑身发软,她已经忘记今日来了许多贵人,要注意形象一事了,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就瘫坐在了地上,肤色如雪,眼睛瞪大,盯着桌上的镇魂铃。

    镇魂铃没响,远慧那已经坏了的嗓子,说出了如天籁般的几个字,“下一个。”

    苏涵月咬着唇,脸才有点血色。

    刚刚真是吓死她了。

    她的理智恢复,很快想起了形象问题,往几位皇子的方向看去,脸上有笑,便觉得这是在嘲笑她。

    她速度站了起来,看了苏若乔一眼,有些埋怨,干嘛不一直扶着她。

    “我来吧。”

    苏泽恺主动站了出来,大步走向远慧,他身子笔直,走路带风,有种说不出的凌然正气。

    他走到远慧身边,一下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入镇魂钵中。

    和之前的苏若乔苏涵月不同,他面色坦然,并没有紧张之色。

    “汪!汪汪!汪汪汪!”

    桌上的镇魂铃没响,被小沙弥牵着的,就跟在远慧身后的他口中有灵性的狗大叫了起来。

    在场众人,无不变色,尤其是主导这一切的萧燕众人,更是被这一出,吓得心肝都在颤抖。

    苏倾楣本就不安,这几声狗叫,让她整个人都是乱的。

    远慧抬头,看了苏泽恺一眼,那一眼,带着无尽的深意。

    苏泽恺脸上的正气坦然,已经皲裂。

    “阿弥陀佛!”

    远慧合十道了声,小沙弥拽了拽狗,狗停止了吠叫。

    萧燕看着脸色依旧难看的苏克明,想说句不过是畜生罢了,但想到,这是远慧身边的狗,如此,就是在诋毁远慧,还是作罢。

    “狗通人性,大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才不招这狗待见!”

    苏泽恺回头,看向笑容和煦如春的苏梁浅,忍住瞪他的冲动。

    “妹妹要不要先试?”

    苏梁浅没有拒绝,“好啊,等的这么久,看你们看的,我都有些紧张了。”

    苏梁浅上前,咬破自己的手指,指尖上的疼,让他觉得远慧是不满她之前的威胁,故意整她。

    她伸出手指,远慧忙伸手,用金钵接住。

    ------题外话------

    PS:推荐好友瑾瑜新文:《旺门佳媳》已经12万字,很肥了哈,大家可以宰了,讲述的是一个现代培训师穿到古代,帮助丈夫克服考试恐惧症,一路考上秀才举人进士,一起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哈</P>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第一百零八章:远慧上门,好戏开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第一百零八章:远慧上门,好戏开锣!并对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