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

第326章 钓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佳若飞雪 本章:第326章 钓鱼

    一直到了晚上,这位姑娘终于表明了自己的身分。

    她是巫师殿大长老的女儿。

    之所以将她劫来,其实就是想要拿她当药人来炼炼。

    余笙细想之后,觉得第一,这个苏泱是觉得自己自小到大用了不少的灵药,所以这血液定然是与众不同的。

    第二嘛,应该就是知道她服了三世果,想要拿她来炼什么好药呢。

    余笙叹了口气,看着苏泱的那张脸,实在是搞不懂,一个少女是如何做到几种面貌变换不定的。

    此时的苏泱,那可以说是春光明媚,灿烂如骄阳了。

    与先前的那个阴沉样子,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你既然是想要拿我炼药,那不如说说看,打算如何炼?”

    “简单呀,自然是拿你的血来试了。我可是知道,不管是什么灵芝雪莲,还是三世果,你这么多年,吃下的灵药无数,你的血一旦放出来,应该都有一股子药香味儿吧?”

    余笙轻笑,“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苏泱耸耸肩,“我不会亏待你,除了不可以走出这间院子,其它的条件,你可要随便开。”

    余笙挑眉,“我还有资格提条件?看来,姑娘对人质,果然是待遇极好。”

    苏泱的面上闪过一抹不自在,清了清喉咙,“我只是不想你死了。死人的血,哪里比得上活人的?再说了,你若是真死了,那我以后哪什么来炼药?”

    “哦,所以说,我的利用价值还是很高的?”

    苏泱哼了一声,不再理她。

    “既然如此,那姑娘为何还不给我放血呢?”

    苏泱只觉得这丫头的脑子不正常吧?

    知道自己要被人放血,竟然还能表现地这样淡定?

    不仅淡定,还能说地这样轻松?

    这是觉得自己不敢吗?

    “你现在的身体还不行。我得先用自己的药材帮你调养几日之后,才能取你的血。”

    余笙笑了,这谎话说地一点儿也不尽心呢。

    分明就是拿她试药,然后再放血看药效。

    真以为自己是傻子吗?

    她虽然不懂药理,可是不代表了就真地这么好糊弄呀。

    好歹也喝了这么些年的药,这脑子再笨,鼻子也不灵,也能分辨出这药里半数以上的成分的。

    这就是经验呀!

    “小姐,药来了。”

    苏泱嗯了一声,然后示意余笙将药喝了。

    余笙先前已经故意弄洒了一碗,惹得这位大小姐很不高兴。

    若是再弄砸一次,估计这位大小姐能气得将她给砍了。

    不过,就算是冒着被砍的风险,余笙也不能喝这乱七八糟的东西呀。

    自己的身体,可是好不容易才调养成这样的。

    如果再被自己给败坏了,那多对不起为自己跑前跑后的那些人哪。

    所以,余笙是打定了主意不肯喝。

    “苏泱姑娘,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苏泱皱眉,“你想耍什么花招?”

    “我哪里敢?”

    余笙轻笑了一声,“我现在被你拘在这里,连此处到底是苗疆的何地都不知道,我还能翻出什么浪来?再说了,你不是也确定了,我的确不会武吗?”

    “说。”苏泱沉思片刻,还是想听听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余笙坐直了,一本正经道,“我现在的身体的确不好。我自己的身上也带了药。之前公子离曾经跟我说过,必须将那些药都服用完,否则,三世果的药效在我体内会大打折扣。我的内腑若是修复不好,那么,便命不久矣。”

    苏泱原本就是一个巫医。

    她早就给余笙诊过脉,也知道余笙的身体的确是不好。

    只不过,没想到她还随身带着药。

    “我警告你,别耍花样!”

    “我怎么敢?”余笙摇摇头,“我还差七天,这些药就全都服用完了。你若是不信我,可以每日过来帮我诊脉。至于这些药,我是万万不能喝的,万一与我的药相冲,那可能下一刻就要七窍流血而亡了。”

    苏泱皱眉,怀疑的眼神,毫不掩饰。

    余笙也大大方方地任由她看,丝毫不慌。

    “你在威胁我?”

    沉默半晌,苏泱才反应过来了。

    自己是要拿她的身体来试药的,所以,她便确定自己不会杀她,如此一来,反倒是给了她一点儿底气了。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砍掉你的一只手?”

    先前的那个有些阴冷的苏泱,又回来了。

    余笙叹口气,暗道自己的命是真不好。

    这身体刚刚有些起色,就被人给盯上了。

    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出门的。

    呃,好像是早就知道了,她只是故意来钓鱼的!

    “你不信我,我也没办法。我只是实话实说,难道苏小姐觉得,我这样的人,七天之后,就能从你这里逃了?”

    苏泱一怔,显然是不相信的。

    就她这小体格儿,怕是连院门都没出去,就被人给拎回来了。

    “哼!”

    苏泱犹豫再三之后,没有再坚持让她喝药,反而愤而起身,回去了。

    总算是送走了这尊大佛,余笙松了口气,又觉得自己刚刚的胆子,好像是的确太大了些。

    顾明楼荷包里的那张纸笺,正是余笙留的。

    顾明楼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想到早上出门的时候,余笙摇着胳膊跟自己撒娇时,做了手脚。

    他对余笙,向来没有什么防备。

    况且当时两人原本就是亲昵的举动,他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多想?

    只是,如今看着这信笺,他反倒是有些犹豫了。

    他知道这是余笙给他的提示,可是又因为这线索来地过于惊悚,所以,他现在不能跟任何人透露。

    一旦让人知道了余笙的能力,那就要引起大乱了。

    余成跟顾明楼大吵一架之后,便带人出门去找了。

    而赵承初自然也是颇为担忧,可是他比余成更了解顾明楼。

    所以,当他注意到顾明楼眼中的不解时,便大概猜到,余笙的失踪,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这个猜测,在第二日发现紫苏和白芷都消失不见之后,终于得到了证实。

    顾明楼也因此被赵承初给堵在了书房。

    “笙笙到底在哪儿?”

    对于赵承初的质问,顾明楼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后,便又恢复如初了。</P>


如果您喜欢,请把《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方便以后阅读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第326章 钓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第326章 钓鱼并对病娇在上之余笙请多指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